70岁的周广河和老伴儿刘瑞兰1984年进入杨庄工商所,在工商系统工作近20年。工商系统是经济发展中的管理系统,直到退休,老两口还时时刻刻关注工商管理方面的变化,上街买菜买肉都对摊位旁的电子公平秤特别“感冒”。算下来,老两口退休也小20年了,再提及当年的工商事,两位老人两眼炯炯有神,你一言我一句,似乎有说不完的话。

(周广河说,那时候收费是工商的一项主要工作,而现在已经取消。 )

 

1984年正月十六,周广河携家属刘瑞兰从部队转业回来,直接进入杨庄工商所。“当大家都在灯火通明地过十五时,我们还在火车上呢。” 周广河在部队待了20年,一直都是拿枪杆子,到政工科培训后,穿上工商管理制服的周广河感觉耀武扬威,很是威风。而刘瑞兰是所里的一名科员,那个时候在市场上检查和收费就是所里的日常工作。

周广河的工作照

相较于以前,现在的业务宽泛了很多,市场管理起来也比以前容易了很多。那个时候,市场不管是大大小小的摊子,都得收摊位费。几米拿几米的钱,比如卖肉的,营业额大点,就收一块钱的管理费,小点的摊位就收五毛。据周广河介绍,因为收费关系到个人的利息,在这个过程中难免会遇到拒费不交的现象。那个时候硬收费是不可取的,需要召集所有个体户开会,耐心细致地讲政策讲条例才是可行的办法。“收于个体户,用于个体户,比如说,你们进货的路上摔倒了受伤了,这个管理费就成了你们的一份保障。这都是要上交上级工商部门,并不是收了钱我们自己拿起来。个体户明白了,自然就会自觉交费了。”周广河解释道。“那个时候没有电话,下通知只能是骑着自行车挨家挨户的去串门,费时又费力,尤其是冬天,遇上恶劣天气,车子翻了好几次,还没有到家。”周广河回忆道。

周广河一边说着自己的亲身体会,一边感叹变化很大:以前的时候收费就是开单据,一式三联,存根一联,交给个体户一联,还有一联是用来下账的,到哪里去,销售额的百分之二,卖肉的,卖布的,营业额算大的,卖烟酒糖茶的营业额相对来说少。现在直接打印,不管是哪里的个体户,从电脑里一查,所有的缴费明细一清二楚。以前是机械化操作,现在都是现代化了。

(周广河在市场检查时的工作照)

 

说起变化,刘瑞兰感触也很深:以前收费都是骑自行车,那时候是土路,冬天下雪了,东北风呼呼地吹,地下裂的缝都很大,穿上大衣,戴上帽子和手套,围上围巾,全副武装,还是感觉冻得要命。现在出门都是开车,方便快捷,风吹不着,雨淋不着,比那个时候幸福多了。“想想那个年代的劲头,不服老是不行了,现在再让骑自行车,还感觉到头晕呢。”刘瑞兰笑着说。

(刘瑞兰说起官寺变化,感触很深)

周广河在杨庄工商所干了8年,1991年调到莱芜,后来到了消费者协会担任协会主任,直到退休。刘瑞兰来到莱芜后分到了官寺市场,两个人一组,完成收费任务。“那个时候官寺市场坑坑洼洼,都是平房。再看看现在那个地方,路宽了,楼高了。”刘瑞兰说道,“而且那个地方是个夜猫子市场,九点多钟就没人了,所以早起工作才能完成收费任务。现在收费取消了,主要任务是管理,检查商户手续全不全,卖的东西合不合格等等。”“那个时候管理是粗放的,没有像现在这样细致。如今投机倒把,假冒伪劣的现象越来越少了。”周广河补充说。刘瑞兰说,前几天她去官寺市场买牛肉,发现摊位上都有公平秤,这些细节都是在保护消费者的合法利益,确实进步很多。

(周广河聊住房变迁)

退休后,周广河和刘瑞兰时不时喜欢翻出之前的旧相册来看看,之前的工作照,生活照,全家福,都记录着点点滴滴的变化。周广河说,一开始在杨庄村上班时,租住的是农村的民房,过了几年又住上了单位宿舍,后来调到莱芜后又租了两次平房才住到了现在的楼房里。现在住的楼房是水电气暖,一应俱全,住的很舒心。对现在的生活,老两口很知足,也很幸福,今天的生活真的很是美好。

(珍贵的老照片)

如今,孙子也已经上大学了,老两口除了出门逛逛公园锻炼下身体,没事就喜欢在家里下象棋……看着老两口“打打杀杀”、“唇枪舌战”的局面,一副老小孩谁也不想让的样子,有趣极了。

(闲暇之余周广河和刘瑞兰喜欢下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