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者来到华冠小区,敲开了栾曰昌的家门。90平米的新房子收拾得干干净净, 精致有序。每天清晨起来打打太极,上上网刷刷微信,养养花弄弄草,栾曰昌的小日子过得好不惬意。当记者让他给讲讲过去的故事时,栾曰昌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十七八岁。
 

(栾曰昌讲述自己生活的变化)

与共和国同龄的栾曰昌亲眼看到了五六十年代大跃进、人民公社、砸锅、锯门框、炼铁、吃食堂的情景。据他回忆,那时过年吃顿饺子、过节吃顿馒头,算是见粮食了;那时的人个个面黄肌瘦,体弱多病,活到七十岁的很少;穿的都是粗布衣服,交通工具连自行车也没有。七十年代,栾曰昌还亲身参加了农村 集体建水库、修塘坝,深翻整平土地,修农田路农业学大寨运动,那时候的生产用具都是粗老笨壮的老式农具,费力费时,工作效率低。

(栾曰昌年轻时的照片)

改革开放以后,国家越来越富强,人民生活水平逐步提高。从自行车、摩托车,到四轮代步车、夏利汽车,再到现在的别克轿车,栾曰昌的家庭生活条件是越来越好,现在他又搬进了新楼房,换上了新家具、新电器,衣食住行样样不缺。栾曰昌说,现在国家政策也好,60岁以上老人免费坐公交,他和老伴就经常乘坐免费公交车,去市内的风景区旅游。他还上了老年大学,学起了书法和太极。

(闲暇时的栾曰昌喜欢浇浇花弄弄草)

聊完了美滋滋的生活,栾曰昌又聊起了过往的工作经历。

(栾曰昌在和庄法律服务所时的工作照)

栾曰昌是农民出身,在村担任过生产队会计、大队会计、管区会计,1985年建乡,被调去乡政府工作,1996年两所(司法所和法律服务所)分离,从此开始做法律工作,2006年栾曰昌进入莱芜市浩正法律服务所工作、2009年退休后,又在钢都法律服务所工作,2017年离开工作岗位。20多年的法律工作经历,让栾曰昌增长了不少的法律知识和经验,同时他也看到了法律工作的发展和变化。

(栾曰昌谈20年来法律工作的发展变化)

栾曰昌告诉记者,现在他学会了使用智能手机,经常通过手机关注我国法律方面的变化,感觉我国的法律真是越来越完善,越来越科学了。

(栾曰昌现在每天都要去打打太极)

采访快要结束时,栾曰昌乐告诉记者,他约了老朋友一会儿到附近的公园去切磋切磋太极,“我现在每天都要去广场或者公园打打太极,精神感觉越来越好了,虽然七十岁高龄,但身体状况很好,各项指标也都很正常。”话语间透着快乐与满足,这就是所谓的“幸福晚年”吧!